superV

操蛋的现实往往伴随着诱人的梦想

哇搜嘎 这样的防弹是第一次见吧

[植物大战僵尸背景]
hhhh什么设定都没有就随便看看吧  无cp

一·
        
       闵玧其有些后悔,因为投胎时对管投胎的方pd说了自己最简单的要求“啊像一块石头一样就好了”。忽略了方pd闪着诡秘的光的大鼻子,于是,他就变成了坚果墙。变成坚果墙虽然能一动不动,但是为什么只能被啃?!
          “suga哥,你就别抱怨了。”朴鸡米的声音闷闷的从地下传来,“怎么在这里我还变成了最短身!”闵玧其回头望了望,周围十分空旷,看来真是位小巧的朋友啊。“我在这儿”遁着声音一望,有个小灯露在土地外,“我是土豆地雷朴鸡米”
        “这个玩游戏的真是个菜鸡,刚开始游戏怎么种了个坚果墙,种个坚果墙就算了,怎么把土豆地雷放在坚果墙后面?!”闵玧其开始了日常diss并表示强烈的不满想去仓库里睡觉觉
         “盒盒盒盒盒”他们身后难道有人擦玻璃?回头一望,居然是个长得好看的向日葵。
        “不好!僵尸来了!”朴鸡米紧张地小声提醒大家。虽然不知道他在地下怎么看到的。这只僵尸跑的飞快,居然绕过了闵玧其,在空旷的草坪上开始奔跑,一会儿跑“s”形,一会儿跑“b”形。吓得大家安静如鸡。
        在那个僵尸第七次要踏过朴鸡米的头顶的时候,朴鸡米你终于开了口,“呀西!”“哦莫”那个小僵尸终于停下来了,蹲下来对着土豆地雷的小灯泡,“嘿,是95年出声的吗?”“我是朴鸡米,95生,不过我不是小灯泡,是土豆地雷”
        刚说完他就感觉头上一痛,眼前豁然明亮了起来,“果真是个小巧的朋友啊”气的朴鸡米想跳起来打他的膝盖,又被黝黑的小皮肤-衬得格外亮白的牙给晃晕。
         “呦呦牙哒~”这边的谈话被打断,一植一尸抬头望去,一只满地乱跑地豌豆射手一边大呼小叫一边乱射豌豆。被豌豆射手逗笑的向日葵立马“盒盒盒盒盒”了起来,祸不单行,一个末日菇从天而降,爆炸得猝不及防,扬起一阵尘土立马让所有人闭了口,这时一只可爱貌美的迷糊菇怯生生的开了口,“大家好”
     在众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手足无措兵荒马乱就差一个自戳双目的时候,闵玧其最先反应过来:“哗——哗——”成功地奠定了他在众人中的地位。
        “不管怎么样,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坚果墙闵玧其”
        “盒盒盒盒盒向日葵金硕珍”
        “your hope豌豆射手郑号锡”
        “土豆地雷朴智旻”
        “僵尸金泰亨”
        “末日菇金南俊”
         “迷糊菇田柾国”
          闵玧其故作深沉地点点头,“那么不出我所料,我们应该是在植物大战僵尸里了”
         大家一致把目光投向了金泰亨,金泰亨无辜摆手“阿尼阿尼,我不想吃脑子,我只喜欢吃汉堡”“除了汉堡之外呢?”朴智旻仍是不相信,僵尸怎么能不吃脑子呢。“还有就是碳酸饮料了,可乐是我的最爱!”说完他本想华丽地转个圈,结果一不小心左脚绊上了右脚,利索地来了个平地摔,摆的剪刀手都差点戳到鼻孔里。
         大家是真信了。
          看着傻了吧唧的金泰亨、盒盒盒的金硕珍和疯马一样的郑号锡,智商148的金南俊知道了——这一定是个假的植物大战僵尸。
        妈妈,这个世界好可怕。
       
二·
        虽然进入了这个鬼力乱神的奇葩世界,但生活还得过啊,每天按照程序装装样子,其实僵尸植物就那几个,来来回回死而复生就为了能升级。在土地上待久了就想去晚上歇会,晚上歇够了就去游泳池里游游泳,最后再在屋顶上看看风景,最后九九归一回到最初的草地,植(尸)生就是这么简单。
        可能因为一来到这个世界最先见到的人就是对方,这几个人下班了不由自主聚在一起。同时95line的金泰亨朴智旻相爱相杀,金泰亨要不就故意说找不到鸡米妮,要不就一屁股做到地雷上说座子好舒服,气的朴智旻灯一闪炸飞了金泰亨。过一会儿两物又恢复过来,继续相爱相杀。
        金硕珍一直在盒盒盒盒盒成功的引起了金南俊的注意,“硕珍哥,你在笑什么?”“南俊,你知道为什么蝙蝠侠要穿紧身衣吗?”148的脑子飞快转动“因为这样可以减小阻力减小面积或者更……”“因为救人要紧!”148彻底无语。
          一天,金南俊又看到金硕珍在盒盒盒,作死地问:“硕珍哥,在笑什么?”“南俊,你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北京东京南京没有西京吗?”148想到之前的经历,果断转身,“以为西京被唐僧取走啦!盒盒盒盒盒”
         随着时间的推移,僵尸金泰亨的装备越来越好,“suga哥,我这身橄榄球服帅气不帅气?”“我只觉得很骚”被唤醒的闵玧其开始散发起床气。没得到夸奖的金泰亨自然是不会罢休,“嘿嘿嘿哥,一定是嫉妒我衣服好看,你只能干巴巴地站在哪里才说的吧”“哗——哗——”可惜哗——被金泰亨的厚脸皮反弹。
       闵·狂暴模式·玧其开始滚来滚去追着金泰亨,成功地引起了郑号锡的注意,“朋友们!是在比赛赛跑吗?”也不服他们的回答,开始自顾自地疯跑,最终这场多性质的比赛以金泰亨被压死,郑号锡撞到墙上剧终。
      
—————————————————————————————
哈哈哈可能是未完待续可能就不想写了
蟹蟹关注我的两个小可爱(人˘︶˘*)♡

           



                                                                                               ·
      

「围巾]坠落

“硕珍hiong……”

    又来了。

金硕珍正缩在办公室角落里写着文案,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脑子一瞬有些酸痛,眼前像被笼罩了一层绿稠,身体也有点发冷,少年的身影从眼前掠过。

是谁呢?金硕珍努力地瞪着眼睛寻觅着那个身影。少年回头仿佛听到他的呼唤,深栗色的发丝乖顺地搭在他额上,湛蓝的眸子找不出事物来形容它,深山的夜空比它要深沉,宝石蓝显庸俗,蜡笔涂上的蓝又太过简单,他眼里像是有钻石,流溢出来的是天上的星星,应该用他的名字来命名这种蓝,又想珍藏着不让其他人发现。

他开心地笑着,身上披着一件华贵的披风,在投下来的灯光下流光溢彩,像穿梭在蓝天里自由的云雀。他又张开嘴了,他在说些什么呢?金硕珍开始神经恍惚,像坐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感官全部被封闭,心脏倒浅浅的疼着。

他忽然没有耐心和精力去做手上那份文案了。金硕珍就是个不稳定发挥选手,上次工作完成的被领导表扬得像文曲星下凡,这次他就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他盯着空白的文档得有半个小时了,毫无头绪。要不算了吧,不干了,在家把银行卡里剩下的十二块一毛七先挥霍完,去吃一顿,最近常去的餐厅又出了很多新品。就算是个废物,也会有人喜欢吧,研发部部长金南俊经常凑过来一起吃饭,看那躲避的眼神和无措的举动,就算自己在家好吃懒做也,也一定能讨来他一个甜蜜的吻吧。

金硕珍,你真是个烂人,当初信誓旦旦说要自己创业当老板,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现在还不是迫于现实老老实实缩在格子间里敲打搪塞人的狗屁玩意儿?不不,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我方太菜鸡,是对手太强大。

“Jin hiong……Jin hiong……”眼前又浮现出这人撒娇的样子,宽大的红白条纹Polo衫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圆润的肩膀,又蠢又可爱,眼前又浮现出他在舞台上顶胯的样子,在fanmeeting上撩人的样子,搞笑时故意做出的丑脸……他是谁?

“硕珍xi,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是生病了吗?”对上金南俊担忧的目光,金硕珍uanle一会儿脑子才复位,“啊~没事”“那……硕珍xi,今天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我又发现了一家好吃的餐厅。”金南俊露出两个小酒窝。

捏着粗薯,金硕珍才有了一丝回到现实的真实感,一定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吧,他摇摇头,决定吃完饭就回去睡一觉。

昏睡中,他感觉眼睛被捂上,湿润的嘴唇掠过耳朵,干燥而温暖的大手抚摸着他的脸,有点痒,又想蹭进他的掌心里。“kiyo”低沉的笑声直接在心中撬开一个小口,灌进了蜜糖,沉甸甸却让人叹息,手指在左手手心轻巧地画了个v,金硕珍刚想攥住这份痒,奇怪的触感又消失了。

果然,是梦吧,一觉睡到自然醒的金硕珍回忆着晚上的梦,左手心里痒意未退,扣扣手心,梦里陌生手指画出的v也不见消退。时间倒回几十个字前,一觉睡到自然醒,好吧,要迟到了。

平时一直注意形象的金硕珍只能把洗面奶面霜往包里一扔,风风火火地冲到车站,等了半天车还没来,怎么这么滖?买个早饭得了,得,车来了。

屁股挨上了座子,手机也玩个没电,金硕珍才想起自己没洗脸的事实,一抬头,玻璃映出一眼睛浮肿,油光满面的人。就这个一天,明天又是一个帅气的硕珍oppa了,他心里反复强调。

拒绝了三四个小姑娘殷勤地问候,金硕珍总算捯饬好了自己,又开始面对昨天的死局,发呆。他想到了下班的一百种消遣,回去自己一百种造型和冰箱里剩菜的处理方法,仍没想出来怎么编下这个文案。

又开始头疼了,那个英俊的少年,今天赤着脚走来,丝绸衬衫被解开两个扣子,长长的丝带拖到了脚背,他盯着金硕珍,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V啊”金硕珍左手捂上了胸口,闭上眼,感觉少年朝自己伸手,可自己无法抬起右臂,少年微微一笑,隐匿在黑暗中。闭上眼的感觉真好,就像沉进了暗蓝的大海,浪潮随心跳起伏,一切都不存在,世上只剩他一个。自己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

      浑身发冷,提不起一丝力气来,脑袋也懈怠地运转着,啊,就这样平凡的下去吧,奋斗什么的,实在是疲惫啊。浑浑噩噩过了一天,金硕珍抬着虚浮的脚步跟随人流走向地铁口,最后还是买了桶泡面准备找个综艺度过这个晚上。

     正当金硕珍感到有一丝无聊时,他又出现了。笑意盈盈地向他走来,嘴开开合合,金硕珍这次终于看清,他在说“来吧”

漂亮的开开合合的嘴唇,如果把它叼住会怎么样呢,吻起来是什么感觉?

危险与珍宝并存。

就这样沉溺下去好了。